🌸利利还是个娃🌸

我叫利卡!喜欢在凉快的晴天里去公园散步,我喜欢巨型犬。对猫毛和海鲜过敏,但真的非常想再吃一次螃蟹。我还喜欢郊游和野炊。
梦想是交到好朋友和遇见喜欢我的人。
不喜欢玉米和胡萝卜!

改着玩儿哈哈哈
我觉得瑞瑞和老煤肯定超级合得来!

我的名字是嘉德罗斯,是解决打架斗殴的学生会成员,可是有一天被神秘的传销组织灌下了毒药,身体缩小了。变成了假的螺丝,身体变小了手脚还是一样灵活,是个隐形的打架专家。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情敌,格瑞都是我的!

【瑞嘉】鬼屋

有车注意。
链接在评论区

如斯斯的梗微改ww带入了部分上次去鬼屋的场景,至今后怕...
写出来居然发现蛮搞笑的?

【金瑞】闹别扭?不存在!

☆说了前五就是前五!没漏安哥没漏煤总!
☆私心的雷嘉有
搞笑的那种!短打

金色的小家伙趴在床上摇着腿,宿舍那张倒霉的老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他猛的放下手机,轻咳一声又别扭地从上铺边缘探出头,
“...格瑞,你会画星星吗?”
“会。”
“那...”等金坑坑巴巴地开口,格瑞早已递去一笔连成的灵魂画作。
小家伙先是一愣,抓抓脑袋,咬咬手,拿起手机又是翻来翻去,半天才挤出一句话,
“为啥你的星星是四个角的...”
他递来手机,是前段时间挺火的套路,望着溢满蓝眼睛的失望神色,白发少年有些于心不忍。暗自纠结了一番还是小心翼翼开了口。
恋人间不需要什么秘密吧,他说服了自己。
望着碧蓝的眸子里盛着的期待,格瑞轻轻揉着那人的小脑袋。
“以前养过。”

——————
“噗哈哈哈哈这就是他不理你的原因?!”雷狮爆笑,甜品店的小方桌被拍的哐哐直响,得到了店员敢怒不敢言的一脸怨念。

说到为什么五个大男人要扎堆坐在充斥着粉红蝴蝶结和毛绒玩具的女性圣地里围着一盘粉嫩嫩的马卡龙和芒果千层荒废青春,银爵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面庞更是又黑了一层。归根结底还是黑洞副校长的恶趣味,学校的娱乐场所就是甜品店和一间网速令人崩溃的微机室。自从看过腿毛还没刮的黑皮学长穿着绣花小白裙打扫副校长办公室以后,安迷修似乎觉得世上再没有什么可以刺激到他的东西了。

“咱们学校是没钱么...”嘉德罗斯抿了口波子汽水,“啧...渣渣的饮品。”

“那你就别喝,”雷狮不耐烦地敲桌,“如果你拆教学楼的时候轻一点,学校就会省出一大笔经费来。”

“恶党你没资格说他。”
“找打啊安迷修?!”

“停。”银爵伸手制止。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让格瑞和他的小男友和好,别吵了。”

“呵...格瑞你太让我失望了,连个渣渣都搞不定。”罗斯扳掉瓶口,把玩着透亮的小珠子。

秉承着互帮互助的原则,事实上除了安迷修的另外三个学生会成员都是来看热闹的。

和好还不简单?雷狮轻笑一声,
“依本大爷来看,你需要的就是更多肢体上的接触,所谓床头打架床尾和...咳。”他的左脚被一根圆棍砸住,嘉德罗斯怒瞪他一眼,雷狮弯了弯眼角。
“我给你示范一下啊...”他站起来,探出半个身子,跨过了坐在中间和银爵比脸黑的格瑞,扳住了嘉德罗斯的下颚,金色眸子里是鄙夷的神色,口腔中是没嚼完的马卡龙。常年打架而略有粗糙的手指轻轻拂过那人软嘟嘟的脸颊。
“罗斯...”
眼里是一汪秋水,满满的宠溺,满满的爱意。

“你的肥肉在抖欸...”

......
————————————
安迷修放下拖把,擦擦满脸的汗,清理完满地的血迹和墙灰后存活的四人继续讨论着学习委员的终身大事。

“要约他去公园吗,”银爵提议,但看过血染旋转木马的安迷修坚决的否定了这个想法。
“太残忍了!”他这样说到。
——————
“🎵🎵!格瑞!来玩吧格瑞!🎵🎵一起来玩!🎵🎵”

金蓝混色壳子的手机嗡嗡地震着,伴着尬值max的铃声,格瑞面不改色地接了电话。

“歪,格瑞,要出来吃饭吗?”

下一刻格瑞便消失在了门口,安迷修安慰似的拍拍银爵的肩。

“年轻真好。”

——————————

“呆瓜,你说丹尼尔裁判长为什么那么高啊...”森林边缘的空旷地带,红色呆毛的女孩子趴在一块大石头上。

“回老姐,他是为了摘星星吧。”埃米整理着睡袋,这边太过危险,一会儿就该离开了。

“...那我们是不是永远摘不到星星了?”艾比眨巴眨巴眼睛,空空地望着漫天的星星不知在想些什么。

猛然出现在眼前的是男孩放大的脸,莫名有些想哭。男孩歪歪脑袋拉起她,二人向着相对安全的地方出发了。

“背着我,笨呆瓜。”

沿着溪水向下走,这个角度的月亮刚好,幽幽的水纹撒在身上,抬头是碎满天空的点点星光。

“我们会去很多很远的地方,你坐在我的肩上,伸手就可以捞到许多星星。”

“我们要去看海,真正的美丽的大海,那比满是星星的天空还要美。沙滩边会有许多帅哥,但都没有我帅。”

“我们去熔岩山顶,那里的晚霞最美了...火山边很热的,别担心,我会保护你。”

“密林谷底也是个旅游的好地方...据说那里的花都和丹尼尔一般高...”

“我们还要去好多地方...”

“去一个没有杀戮的地方。”

“姐,我们要一起活下去。”

【瑞嘉】瑞总某秘书的不定期日记

七月十日  晴

度假,度假。
上司带了个小帅哥...是之前说的小朋友吗!
没想到那冷冰冰的棺材脸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小孩儿染了个黄毛,不良初中生的模样,顶了俩黑球球在耳边,左眼下边还画了颗小星星。
大概今天的行程太累的缘故,那孩子睡觉时候上司给他把球球取了,小星星倒还在。讲真这是多余的啦,那孩子满眼都是星星,也不缺这一颗。

傍晚去了小吃街,一路的美味可让我们吃了个够。
这天气可真够热的,冰棒摊边人山人海,等排到我时就只剩两根了...
瑞总拿了一根,让我吃一根。他把冰棒撕开又递给那孩子,这时我才知道小孩名叫嘉德罗斯。
罗斯啃了几口冰棒便吵着要吃炸鸡和烤串,还有大份的冰激凌球。
我认命地排在烤肉串队伍的末端,不远处的那俩人居然吵起来了。

“我要吃冰淇淋。”罗斯盘着手,愤愤地盯着瑞总,
“不行,”瑞总也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为什么!”他有点生气的问到。
于是瑞总半蹲,手伸向了小孩子的腰——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然而我还是没忍住瞄到了...瑞总揪了揪小孩子的肚皮,仿佛能听见肚皮弹起来的奇怪声音。
“.........靠,格瑞。”

罗斯爆了句粗,天哪,我看到瑞总挑眉,小孩子也是一副要跟他打起来的架势。然后他转了转眼睛,深呼吸——
我跟着他一起深呼吸,直觉对我说要冷静,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慌。

他清了清嗓子,掐了自己一把,带着浮夸的哭腔。
“爸爸!!”
“我要吃冰淇淋!”
“我要吃冰淇淋!!!”

瞬间俩人吸引了周围人全部的目光,瑞总背对着我,但我仍能想象他当时碳似的脸...大抵和银主任是同一个色调。
瑞总一把从后面扯住罗斯的衣领,转手把他拎起来,迈开他两米八的加长美腿冲出人群,把小孩扔上出租车一起走了,留下的是帅气的背影和议论纷纷人群,还有孤独的我。

我拿着炸鸡和烤串,站在怡人的晚风中,微风拂过我的脸颊,牵起我的发丝...望着夕阳,我轻轻地问候着瑞总的一家。

低头看了眼百分之八电量的手机和口袋里刚刚找零的钢镚,猛然想起我的钱包还在瑞总那儿。

再向前走有个警察局,我坐在这里,手边是一杯刚开好的农夫山泉。警察小姐姐人很好,帮忙把手机充上了电。
望着警察局窗外的车水马龙,我暗暗发誓,不跳槽是小狗。



......汪😭

“你在干什么啊?”他对爱吃肉的人说,这人默默地坐在许多沾满油的空盘子与许多串满肉的铁签旁边。

“我在吃肉,”爱吃肉的人说,语气有点悲伤。

“你为什么吃肉呢?”小王子问,他已经开始替这人感到难过。

“忘记我的羞愧,”爱吃肉的人低着头说。

“羞愧什么呢?”小王子问,他想帮帮这个人。

“羞愧长胖啊!”爱吃肉的人说完这句话就再也不肯开口了。

小王子走开了,他感到很迷惑。
他也很悲伤。这是多么可怜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