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利还是个娃🌸

⭐licka!!想交朋友⭐
🌸嘉!世界中心!!🌸
👉轰轰在右!不动摇啦!👈

瑞总某秘书的不定期日记

六月一日    晴

上司是一位不苟言笑的人。相貌英俊玉树临风,热爱工作一丝不苟,二十七岁完美单身汉一枚。说到他单身的原因,大概因为每天工作加班加点很难找到女朋友吧。
和以往一样打开电脑,做好了儿童节也要工作到死的觉悟后意外受到了取消加班的决定。
莫非是去相亲?我抱着好奇小心翼翼试探,出乎意料的得到了回复。
那位雷打不动的冰山美人勾起嘴角,以我这辈子听过最宠溺的调调淡淡说了一声:
“回家,陪小朋友。”

眼睛

码梗😌

“紫色代表高贵,常成为贵族所爱用的颜色。 紫色在基督教中,代表的意义是哀伤。 紫色也代表胆识与勇气。隐晦、忧郁、高贵、神秘、深沉、成熟、浪漫.....”
“骑士道混蛋你发什么神经?”
“书上说眼睛的颜色象征着心灵,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恶党。”
“我可不信什么教。”
“看看绿色,绿色代表和平,代表希望,代表生命,代表纯洁,代表万物复苏,代表蓬勃向上。”
“纯洁……把他改成童贞吧,我只看到你的眼睛绿得像刚腌过的蛤蟆...”

百科说绿色还代表生长着的爱情。。沉思

【帕佩】相亲求你别美图 (3)

困兮兮的产物
欧欧西
雷安雷无差有💪

与其说是谈天,不如说是佩利在单方面地滔滔不绝。帕洛斯努力摆出兴致勃勃的样子,托着侧脸听他讲。
高强度的训练吗,也难怪全身都...这么发达,除了脑子,帕洛斯暗搓搓地想着。说起来佩利还真是耐看,脸型,眼睛,鼻子,还有那张停不下的嘴,都是自己现阶段的理想型。帕洛斯舔舔有点儿发干的唇,厌烦了以往的傻白甜,是时候换个口味了。
不同之前碰到的家伙,佩利的骨子里刻着傲气,放荡不羁是野狗的天性,他更喜欢把强大又疯狂的家伙称作犬。
这是一只家养的犬,他把利爪和尖牙收了起来,一副呆蠢的模样。戾气却浸在他的眼睛里,让人不敢直视。
想看他挣扎在自己身下的样子,沙哑嗓音哭喊着自己的名字。
“帕洛斯。”
“啊...啊?”视线渐渐聚焦,面前是一张放大的脸。
“点菜啊?”

佩利不怎么喜欢西餐,他会被迫穿上正装,规规矩矩地把一块小的可怜的牛排一点一点分尸,又用叉子把不够塞牙缝的肉送进嘴里。
帕洛斯随意地点了两个,佩利的视线却一直停留在一张骨头样式的甜点上。
“佩利,喜欢你就点。”他低头看一眼菜单,好嘛...儿童套餐。噗。
佩利瞪了他一眼,还是支支吾吾地点上了。

点心很美味,饮料有点淡,牛排倒是挺新鲜的,还挂着血丝儿...嗯??
帕洛斯拧起他好看的眉,嘴角抽了一下。妈的,没熟。
向四周望去,店里满是人,服务生大概是没时间管这些了,帕洛斯在纠结要不要换一份。
“你受伤了吗?”佩利问。他也有点晕了,帕洛斯很白净,看着是个挺好相处的矮子,不知怎的却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他的嘴角挂着血丝,点在泛白的薄唇上有几分妖娆。捂脸...怎么会有这样的词蹦出。佩利低头瞅着身前素极了的儿童套餐加菲力,纠结地望向帕洛斯。
这个时候找服务生扯肯定要掉好感的,帕洛斯愤愤地解剖盘子里牛排。切下去,殷红的血掺着酱汁溢出,刀也被染红,莫名地快感让他有点儿愉悦,灼热的视线让人头皮发麻。闻声,猛地抬头看见佩利一脸痴呆地盯着他
...盘子里的肉。

“这个没熟透。”
佩利依旧盯,大概是走神了。帕洛斯轻叹,切下一小块,“尝尝?”
凑到眼前的肉冒着血,发出混着黑椒的腥味。他的手真好看...佩利打了个激灵,见帕洛斯笑咪咪地依着手背,一手递来牛排。
啊呜。
居然做了拟声!帕洛斯被甜到手抖,无意戳了那人的侧脸。佩利吃痛的嗷了一声,伸手就要擦去嘴边的肉汁,食指划过嘴角,恋恋不舍地舔掉一小撮酱。
细细嚼着那点儿肉,味蕾拼命地汲取血液的腥香,天知道在被食堂大妈打入黑名单的这几个月他是怎么过去的。

这算是插曲,最后帕洛斯还是给店写了好评。
“帕洛斯,真有你的。我已经好久没这么痛快地吃过了。”
帕洛斯看着点餐卡上佩利后加的一堆肉,心痛地抖了抖减肥成功的钱包。
“下次做给你吃。”
养狗不易啊!他在心中咆哮。对不起安迷修,来月的房租要你一人承担了。

——————
打了个喷嚏,安迷修揉揉鼻子,最近可能是着凉了。
“哟,女朋友?”雷狮满脸嘲讽。
“别瞎说,你这恶党。”
“对对,我们的骑士大人还在单.身.中~”挥手接过安迷修的话,雷狮满脸自豪。“相比之下我就幸运了,怎么样,愿赌服输?”
“愿赌服输。”安迷修指向门口。嗯,满满一箱青啤。

房间满是酒味,卡米尔干脆悄咪咪离开了。他们没有多的玻璃杯,干脆就着瓶子喝。
“喝!”雷狮高喊,撬开瓶塞就往安迷修嘴里灌。金黄透亮的液体溢出嘴角,滴落在白净的衣领上,留下了道道污痕。安迷修皱眉,无奈雷狮力气太大只能憋着气灌酒,扭着脑袋以示抗议。
骑士的酒品和他的恋爱经验一样均为零,小得可怜的酒量根本撑不住雷狮的摧残。是的,一箱酒对雷狮来说简直太少了,他当然要使劲儿坑安迷修一把,比如出售 白衬衫小帅哥酒后摔瓶跳劲舞的视频 什么的。余光扫过床脚一闪一熄的红点,雷狮简直兴奋到合不拢嘴。
摆弄好吊灯,确保录像机彻夜有电,雷狮深呼吸。
OK!灯光师到位,酒瓶递给他!跳上临时支起而欲垮的方桌,雷狮笑出声,居高临下地向醉迷迷的某人下达命令,

“安迷修,夸老子帅。”

————
“我送你回去?”
“我问问,”佩利嘟囔,他坚信雷狮还是有良心的。那人居然关机,无奈只得打给卡米尔,佩利冒出了不祥的预感。
“喂...佩利啊...你今天还是别回了”电话里满是滋啦滋啦的声音,貌似听见了安洁莉说话的声儿了。那人天天给卡米尔送蛋糕,想不认识也难...佩利甩甩脑袋,“行吧...”
“那跟我一起?”金毛犬一脸受伤的点点头,帕洛斯扶额,默默删去之前列的攻略计划。人傻真好,他默叹。

————
再次感谢丹尼尔级长拯救了一条鲜活的生命,换是哪个清洁员工或是宿管阿姨看到这幕怕是会当场心脏病发作了吧。

良好的作息习惯不会因一次通宵改变多少,当七点十分,在晨光沐浴之下的的安迷修睁开迷离的双眸,撞上年级长炙热的视线时,他开始分析现状了。没穿衣服,并以一种诡异的风车式睡姿躺在地上,旁边是全裸的雷狮盘着腿以观音坐莲的姿势向后仰。安迷修挣扎着起身,不料刚动背部就是撕心裂肺的痛。天,他屁股疼。
“我...”丹尼尔一副我懂的样子令他脑子发炸,今天的骑士也在努力地不爆粗口。

亲身经历啦没熟的牛排!可气死我了!!
风车姿势卍
↑早上起来真的是这个姿势
(然后被妈妈吵了...😭😭

上课瞎写...可能有后续吧😭

小车车∑

【帕佩】相亲求你别美图(2)

有点儿乱...作业还没开始所以写的时候挺槽心的😭😭
雷安雷无差有
欧欧西_(:3」∠)_

“???!!!”
安迷修难以置信地看着雷狮发的消息,自动忽视了了中二至极的称呼,理了理大致意思,说是他和对象吵架,女方不在身边所以只能发图不能见面。
跟着一溜发出的还有一张照片,上面是个挺好看的女孩子。
大眼长睫小嘴唇,闪亮亮的金色马尾和微妙的表情。他打量了一会儿,最后把目光锁定在穿着嫌挤的雷狮男友外套和遮都遮不住的肌肉上。
没想到雷狮癖好这么鬼,安迷修下意识按下了保存。
“你的女朋友?”他一惊,帕洛斯什么时候站到了身后,“不是。”他回答着,再扫视两遍照片,总觉得哪里还是很奇怪。
可是仔细分析,自己的肌肉不比这女的差吧!俗话说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才算好,这人未必也太夸张了。再看颜,安迷修自认为这姑娘是比不上自己的,况且能把男友外套穿成紧身衣的女人肯定不简单。

“得确认一下。”安迷修叨叨着,起身就开始收包。
帕洛斯把包裹扔给安迷修,顺手将照片转给自己一份。包裹是上周九块九包邮的剃须刀,借着亮看,袋子底下还有个白色的盒子。
“你买了两把?”安迷修拆开盒子,里面静静躺着一只金白色带翅膀的独角兽。
下午四点二十分,安迷修出门,在这个三年零两个月未归的城市里试图寻找与他纠扯十年有余的恶党。

公寓四楼。帕洛斯站在窗边目送渐行渐远的榴莲头,指尖轻敲着屏幕中少女麦色脖上突兀的喉结。
“他还可以再瞎一点。”

————————
学生宿舍。
紧身裤们腿连着腿,长长的在宿舍上方挂成一串,花色的气球绑在上铺的铁栏杆边。佩利光着膀子站在门口,手里抱着雷狮昨天撑炸线的外套。
这得从十分钟前说起。

“老子真他妈是天才,”雷狮摊在上铺欢呼,“今晚开酒会,咱吃死那个傻逼安迷修。”他愉悦地探出半个身子,戳戳躺下铺的佩利。“让你吃肉吃个够。”
“吃肉!”佩利来劲儿了,猛地抬腿蹬向上铺的板子以示兴奋...后果可想而知,雷狮摔了个狗吃屎而佩利也被罚一周不进门。和他一起被甩出去的只是穿都穿不成的外套和仅存三个号码的手机。
见门内人不再理会自己的鬼哭狼嚎,佩利决定蹭着卡米尔的热点刷会儿论坛。

有个id ベ漃ぴ欺詐師的人加了他。
“......什么鬼。”
他同意了申请。

——————
加了。帕洛斯抿了口咖啡,他从安迷修的电脑上搞到了雷狮的qq,又打听了一堆人找关键词是长金发和肌肉的人。有人给了他一个id食肉狂犬的账号,收了二十块钱。

金刚芭比啊...帕洛斯有点小激动,特地改了个据说当下流行的网名。

ベ漃ぴ欺詐師:嗨
食肉狂犬:...?

帕洛斯琢磨着怎么约他出来,佩利抢先一步说了,

食肉狂犬:你的id...
食肉狂犬:挺帅的
食肉狂犬:有事吗?

怎么说呢,帕洛斯有点方,抱着总之先试试的心态,

食肉狂犬:???
ベ漃ぴ欺詐師:交友

然后他以自己平生最能扯的口才告诉佩利自己是他的小迷弟云云,约他出来吃个饭顺便讨论健身相关的事情。

食肉狂犬:...你请客。

yeah!帕洛斯打个响指,心说这人看脸蛋看身材应该是个一米八多的小帅哥,他舔舔嘴唇。二人约了地点立刻出发了。

——————
社交有风险,网恋需谨慎。这是帕洛斯撞上不知比自己高几个头的金毛犬时得出的唯一结论,尽管那时他俩还没搞上。
帕洛斯摸着兜里的套,悄咪咪给暴力强上的选项打了个叉叉。
“呃...帕洛斯?”佩利也是惊讶的,他想过帕洛斯可能是雷狮那样的身高,结果居然是卡米尔那样的。“嘿,佩利。”他努力让自己的笑容不那么尴尬。
事实证明佩利是腿长,倒不是说帕洛斯腿短,总之坐下时帕洛斯不用九十度仰头了,四十五足矣。

居然...居然150了呜呜呜!
试试点梗😭
抽俩...我会努力的!!

【帕佩】相亲求你别美图 (1)

自娱自乐码着玩儿
雷安雷无差有
欧欧西_(:3」∠)_

夜里十一点半。
当雷狮收到前女友发来的分手信时,他已经错过了直达学校的末班车。只身一人木讷地站在尘土飞扬的广场中央,目送车屁股淹没在灰蒙蒙的雨夜里。
寸草不生的城乡结合部,密密麻麻的倾盆大雨,完全没电的充电宝和只剩半格信号的手机。雷狮仅是埋着头,死死盯着二十分钟前的聊天记录和一个灰白的女式头像。
“...惨了。”

凌晨两点四十五,学生宿舍204号。卡米尔起身,解决了藏于枕后的安洁莉学姐自制柠檬派,顺手帮下铺人盖了被子。他望着吧吧嗒嗒响的玻璃,估摸自家大哥何时才能破窗而入。
这是雷狮本学期的第十七次夜不归宿,卡米尔早就习以为常,无非扣些学分,赔个窗户罢了。
所以当翌日被熏醒,看见满身酒气宛如烂泥一般瘫在下铺金毛犬肚子上的雷狮和满地的呕吐物时,卡米尔内心是拒绝的。

“...惨了。”雷狮蹲着背对花洒,有意无意地喃到。卡米尔挑眉,一手扶雷狮,一手撑着满身呕吐物几乎晕厥的佩利,这人大概第一次这样痛恨自己灵敏的嗅觉。

“那个卖假酒的该被举报了。”卡米尔的表情有点扭曲。

————
灰白色调的蜗居小房间里,帕洛斯和他相处不到一个月的室友席地而坐。
“我们该谈谈了,安迷修。”他盘着腿,手背撑着下巴,挂着深深的黑眼圈直勾勾地盯着对方。
“是的。”被呼作安迷修的少年开口,指尖摩挲着微微扎手的下巴,又无奈地长出一口气,“想想办法,拜托。我们已经吃了一周的泡面了,我还得再买把新的剃须刀。”

这是一个窘迫的现状,十七岁高中生舍身救美进医院,不料出院时身无分文竟和同龄辍学不良少年合租迷你小公寓,黄默韩泣!却见另一当事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安迷修抹一把辛酸泪,决心先把问题放一边,毕竟在拖把头有兴趣之前这人是什么都不会干的。

“下周我去找个老同学。”
“他能帮你度过经济危机吗?”帕洛斯递去一包床下压了不知多久的奶粉。
“是我们。”安迷修纠正,“我想不能。”

——————
“安迷修要来,”雷狮蜷在被子里,闷着脑袋低声嘟囔,“我却被甩了。”
显然这两件事没有任何因果关系,卡米尔努力回想那谁的样子。
“就是小学霸着摇摇车不让人家玩结果被罚扫厕所的那个中二病?他来做什么..”
“叫他回学校见嫂子,他死活不信我有对象就赌上了一箱酒。”雷狮摆出一个sad表情,“于是二十分钟后那个女的就甩了我。”

“不行!”他惊跳起来,“一箱酒!一定是那混蛋搞得鬼,本大爷怎么可能被甩!”
在城乡结合部看星星才是你被甩的原因,卡米尔内心os。

咔。
佩利洗完了。一头蓬蓬的金发不在炸毛,乖巧地耷拉在身后,他正拿着白毛巾擦拭胳膊上的水迹。雷狮瞪大眼睛看他从雾气中走出,猛地锤手,“有了!!!”

耳边是嗡嗡的热风声,耳间被吹得有点儿泛红。佩利任凭卡米尔打理着金毛,和比他矮半头的雷狮大眼瞪小眼。
大型犬的长睫毛上挂着水珠,风吹到耳边时还会颤抖,顺着脸颊流下。墨绿的瞳裹在薄薄一层水气里还真有那么丁点儿好看。修个图再忽视身高的话没准能有点萌妹的意味。
雷狮是行动派。

“佩利,帮个忙。”他努力使自己笑得不那么鬼畜。
“好的老大!”佩利兴冲冲跑过去,哪里想到雷狮要卖他?“学校咋有这种奇怪的活动啊...”
“卡米尔,”雷狮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招呼弟弟,“上次安洁莉发你的视频,用的那个2b啥啥的app你调一下。”
“.........是B612”

教导主任是无辜的

ooc小日常

嘉德罗斯重重地对着手里的苹果咬了下去,酸涩的汁水从被刺破的,泛青的果皮间溢出。溃疡的牙龈被结实的果肉蹭破,酸味夹着血锈涌到口腔的每一个角落,动下便是钻心的痛,无奈只能动着起皮的嘴唇放弃那块本来就不想吃的鬼东西。

“不吃了?”格瑞有些好笑地看着他,面上却还是冷冰冰的表情,鬼知道在心底已经笑翻了。不得不说,看大赛第一吃蔫的感觉还真不错。

那人到是不出声,只愤愤瞪了一眼憋笑的格瑞。捏着手里的苹果吃也不是,扔也不是。
“......不吃了。”
半天才从嘴边挤出话来,声音细的罗斯自己都听不到。
格瑞也只是看到那人嘴皮子动动,
“...啥?”他问。

“老子说不ch——嘶!”嘉德罗斯扔出手里的苹果,砸向一边的雷德,“靠!”
“明天...”他咬牙切齿的念念着,“老子一定要把雷狮唔啊、祖玛轻点——”

“这就怪不得别人,”格瑞掰掰指头,“你已经跟他吃了两周的烤串了,其中有五次是三更半夜翻墙进人家宿舍叫他带你去。”一边接过雷德买来的苹果,一边轻飘飘地下了死刑,“这周吃素吧。”

“我不。”[螺丝式气鼓鼓.jpg]
“那就不准吃烤串。”
“我bu——祖玛上药轻点!”

格瑞不再说话,走到一边拿起了手机。

——————
凹凸高中流传一周的「丹尼尔主任车位保险杠离奇失踪」一案终于抓到了凶手,据说举报者向教导主任拿了一年份的鲜奶供应卷作为酬劳。